首页 繁体中文 站内地图
|
|
|
|
|
|
|
|
|
 
 
E-MAIL:
y-h707@live.cn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信息 > 浏览正文
莫谓医者苦,但求有知音 ——来自一所医院的医生状况调查报告
作者:佚名    来源:ss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9年06月13 【字体: 】 

    很多从医者都曾感叹,在今天这样复杂多变的社会环境里,做医生越来越不容易。那么,医生的“不容易”究竟是一幅怎样的现实图景,医生们又如何看待这种“不容易”?日前,河北省保定市第一中心医院对该院332名医生进行了相关调查。这份调查让我们近距离地触摸到了医生的苦与乐,也促使我们再一次呼吁社会给予医生群体以更多的关注和呵护。——编者
----------------------------------------------------------------------------------------------------------------------------------------------  
 

 
  为了应对甲型H1N1流感疫情,很多医护人员不眠不休。在医学观察对象入住的饭店,一名医生就地小憩。付  丁摄
 
 
    河北省保定市第一中心医院  石东升

  3月20日9时50分,河北省保定市第一中心医院神经内科A区医生搀扶着走路都摇晃的刘永刚主任来到介入室。刘艳茹护士长照常帮刘主任穿上隔离衣,然后习惯性地拍了一下他的肩膀。没想到刘主任本能地闪了闪身子,并痛苦地叫出了声——“哎哟”!刘艳茹护士长这才注意到,刘主任伸举胳膊十分吃力,脸上满是疲倦和痛苦。

  原来,刘永刚在两天前接受了一次肩胛部的手术,切除了一个6×7cm的病灶,缝了19针。这个手术是安排好科里的工作后插空做的,下了手术他就开始忙会诊,每天都要等到忙完了病人的事才挤出点时间给自己输瓶液。因为切除的皮肤组织面积大、伤口张力大,疼痛程度可想而知。他连着两个晚上睡不着,终于在早晨查房时虚脱了。

  但是,刘永刚坚持要为凌晨入院的危重病人张某做脑血管造影。科里的医生把刘主任扶到值班室时建议推后再做。刘主任说:“病人大老远从县里急匆匆赶来,手术不能拖后,我不去不放心。”

  手术很复杂。刘永刚低头、俯身、伸胳膊,都会牵拉伤口引起疼痛。“我帮他脱隔离衣时发现他的上衣全都湿透了,可以想象他操作时忍受着多么大的痛苦。”刘艳茹护士长说到这儿,眼圈都红了……

  “白+黑”与“5+2”

  3月21日至25日,我们通过走访和发放调查问卷的形式对河北省保定市第一中心医院部分临床和医技科室的332名医生进行了调查。其中感觉工作压力特别大的有223人,占67.2%;感觉工作有一定压力的有70人,占21.1%;感觉工作没什么压力的仅39人,占11.7%。

  统计显示:26个科室332名医生的平均白班工作时间是9.96小时。平均周工作时间是57.3小时,其中周工作时间最长的为78小时,最短的也有41.5小时。一位医生近年连续工作最长的时间为74.3小时。

  2008年共有104个公休日,33%的医生在“2008年完整休周日的天数”一项中填写了“0”或“几乎没有”。根据调查,7个科室的医生几乎没有人完整地休过春节长假。2009年春节,多数临床科室医生休假时间为两三天,消化内科、妇产科等科室部分医生一天也没休息。口腔Ⅰ科前几年只有科主任和一名医师值班,两人24小时倒班全年无假日坚持了两年多。

  神经内科一位住院医生主管病人最多时达到24人,一位医生一个班次最多接诊13人。每位病人的病历都必须在24小时内完成。据干部科医生统计,一份新入院病历

下一页
本文共 3 页,第  [1]  [2]  [3]  页

 
 
|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医患沟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