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繁体中文 站内地图
|
|
|
|
|
|
|
|
|
 
 
E-MAIL:
y-h707@live.cn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医学人文 > 研究论文 > 浏览正文
构建“医患沟通学”的思考与探索
作者:佚名    来源:ss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9年01月02 【字体: 】 

                    王锦帆 季晓辉 王心如

摘要:中国医患关系紧张的原因涉及观念、国情、法制、政策、制度、医疗方式等。构建“医患沟通学”有重要的意义:医患迫切需要恢复和谐信任关系;新型医学模式变革、医学人才的培养及医学发展等更需要搭建“医患沟通”新的研究平台,并完善其理论。医患沟通实践与研究的过程,就是临床教师、医务卫生人员提高医学人文素质和实践能力的新途径。
        关键词:构建,医患沟通,思考,探索
中图分类号:R - 05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2 - 0772(2006) 10 - 0048 - 02
       Abstract: During the historic period of social transition toward market economy, the doctor-patient relationship has become worse in China because of sense, system, regime, legislation, and medical model, etc. It's of importance to construct doctor-patient communication science and regard it as a compulsory curriculum for medical education. As a result of the comprehensive doctor-patient dissension, patients, social population, and medical workers imperatively need communicate with each other, identify common benefit, and rebuild satisfactory relationship of teamwork and confidence. With further mutual practical experience and theoretical exploration, the improvement of doctor-patient relationship, medical technique, medical model, and ability training depends on establishment of the novel terrace of doctor-patient communication science.
       Key Words: construct, doctor-patient communication, thinking, exploration

       2003年9月,由南京医科大学为主编写的全国高等医药院校教材《医患沟通学》,由人民卫生出版社出版发行。该教材首次把医患沟通作为一门新学科加以探索,从政治、经济、人性、伦理、法律、制度、医学、心理、人际等全方位进行综合理论与实践总结。同年,南京医科大学将《医患沟通学》列入医学生必修课程。2006年《医患沟通学》被教育部列为”十一五”国家级规划教材,国内十五家著名医学院校专家参加编写,第二版已出版发行。现就构建“医患沟通学”的实践研究探讨如下。
1 构建“医患沟通学”的意义
1. 1 现代社会迫切需要医患沟通
        20 世纪90年代中后期,中国步入市场经济体制之中,经济快速增长,医方的思想观念和职业行为随着经济大环境的改变而改变,形成以“利”为主导的医患观念,而患者和社会仍坚守着以“义”为主导的医患理念,医患矛盾由此而凸现出来。建立和谐的医患关系,是一个意义重大而深远的理论与实践问题[1]
。传统的生物医学模式已不能适应经济基础发展的要求,社会在呼唤现代医学模式,即生物心理社会医学模式,人民群众在期盼医学人文精神的甘露,医者则渴望患者和社会的理解与支持。调查显示,医患双方认为交流不够是诱发医患冲突的主要原因,分别占患者的58. 2 %和临床医师的85. 3 %[2]。医患双方站在各自的位置,从各自的利益出发,提出了许多融洽医患关系的观点和建议,双方都有着迫切的沟通愿望和需要,然而由于视角的不同,利益分配的调整,医患双方难以形成共识。近十年来探讨解决这一社会矛盾的文章和论述已很多,构成了医患沟通学产生的基础。
1. 2 开辟医患关系研究与实践的学术新园地
        事实证明,在现代社会中,实现新的医学模式,建立良好的医患关系,解决医患矛盾用任何一门学科、一种方法或简单随意的方案,已无法达到目的。影响医患关系的因素涉及政治、经济、意识形态、文化、教育、法律、风俗习惯等领域,由此而涉及的骨干学科主要有哲学、政治经济学、医学、伦理学、心理学、社会学、法学等,而与医学结合的边缘学科则更多,如医学伦理学、医学心理学等等。正因为“医”和“患”之间的复杂因素,要找到他们之间和谐共存与共享的客观规律,必须将这些学科综合起来分析研究,并且一定要在这些领域内实践探索。创建医患沟通学,就是开辟一个新的学术园地、探索一个新视角的研究方向、建立一个新的实践研究平台,以此引导全社会共同来解决今天和明天我们面临的多难性选择题[3]

1. 3 现代医学自身发展有其内在要求
        在医学几千年的发展过程中,以治疗形态性躯体疾病为特征的生物医学模式占有绝对的主导地位。而今天的医学被现代化的设备所武装,似乎无所不包。然而,现代医学不得不承认,它最棘手的是人的心理和社会因素对疾病和健康的影响,这些因素既能致病,又能治病,心身疾病就是医学不易攻克的典型堡垒。医学专家们发现,现代医学越来越需要患者和社会人群的主动参与和配合,愈来愈需要有共同的思维和语言,才能战胜更多的疾病。千百年来“单兵作战”的医生,今天已确切感到需要患者和社会协同作战对付疾病。医患沟通学将研究总结,怎样把心理和社会因素转化为积极的手段与方法,融合进现代医学诊治疾病和维护健康的技术之中,即“技术—人文—社会”的医学模式。因此,医患沟通学应该构建并融入现代医学中去。
1. 4 培养适合现代医学模式的高级医学人才
        高等医学教育的任务就是适应社会发展,培养高素质的现代医学人才。由于长期生物医学模式的影响及中国国情的局限性,新中国成立以来,高等医学教育培养人才注重的是单纯的医学知识和技能,而忽视人文素养和实践能力的培养,几十年来,我国的高级医学人才的医学人文实践能力一直较弱,特别是在现今的环境下,越发显得不能适应社会的需要,更不符合国际医学教育基本标准中规定医生具备的沟通能力。创设医患沟通学,有利于优化现代高等医学教育的结构体系,有利于培养现代医学人才的实践能力。
2 “医患沟通学”的内涵
2. 1 医患沟通的涵义
       “医”狭义上指医疗机构中的医务人员;广义上指各类医务工作者、卫生管理人员及医疗卫生机构,还包括医学教育工作者。“患”狭义上指患者和家属亲友及相关单位利益人;广义是指除“医”以外的社会人群。“沟通”的含义是以人与人全方位信息交流所达到的人际间建立共识、分享利益并发展关系的过程。医患沟通,是指在医疗卫生和保健工作中,医患双方围绕伤病、诊疗、健康及相关因素等主题,以医方为主导,通过各有特征的全方位信息的多途径交流,科学指引诊疗患者伤病,使医患双方形成共识并建立信任合作关系,达到维护人类健康的目的[3]。进一步说,医患沟通是人们医学实践的思维方式和行为准则,是医疗卫生过程的重要环节。它的功能和作用是:提高诊疗技术与人文服务水平,取得患者和社会的信任与合作,促进医学事业与社会文明的进步和发展。
        在医务人员的实际工作中,不同的疾病、不同的性别和年龄、不同的患者等在医患沟通中都会有其特殊性,就如医生诊治同一种疾病,对不同的病人会采用不同的治疗方案一样。从一定意义上说,医患沟通就是一种特殊的整体治疗方案。由于“医”和“患”都有狭义与广义的区分,因此,医患沟通也有狭义与广义的内涵。狭义的医患沟通,是指医疗机构的医务人员在日常诊疗过程中,与患者及家属就伤病、诊疗、健康及相关因素(如费用、服务等) ,主要以诊疗服务的方式进行的沟通交流,它构成了单纯医技与医疗综合服务实践中十分重要的基础环节,也是医患沟通的主要构成。广义的医患沟通,是指各类医务工作者、卫生管理人员及医疗卫生机构,还包括医学教育工作者,主要围绕医疗卫生和健康服务的法律法规、政策制度、道德与规范、医疗技术与服务标准、医学人才培养等方面,以非诊疗服务的各种方式与社会各界进行的沟通交流,如制定新的医疗卫生政策、修订医疗技术与服务标准、公开处理个案、健康教育等等。广义的医患沟通产生的社会效益和长久的现实意义是巨大的,它不仅有利于医患双方个体的信任合作及关系融洽,更重要的是它能推动医学发展和社会进步[3]

2. 2 医患沟通学的涵义
        医患沟通学是以人类的共性和共同利益为出发点和归宿,研究影响诊疗伤病和医患关系的诸多因素,探索如何以沟通医患双方相关信息来优化诊疗伤病、改善医患关系,研究如何将心理和社会因素转化为积极有效的手段与方法,推进现代医学诊治伤病和维护健康。即向医学的空隙中充填人文和社会科学的要素,丰富医学的科学内涵,它既相对独立又融合为医学的有机组成部分,是探究实施现代医学模式的一门新的应用型边缘学科[3]
。医患沟通学研究医者和患者及相关因素。医者和患者尽管都是人,但他们是在一个同一体中不同角色、不同利益的两个主体,既受到各自的影响因素,又有共同的制约条件。
3 “医患沟通学”结构的立意
        医患沟通学主要以医学和多门社会学科及相关边缘学科的基本理论和原理为指导,内容由三部分组成,一是医患沟通学的基础理论,它是由哲学、政治经济学、人学、社会学(社会医学) 、伦理学(医学伦理学) 、心理学(医学心理学和社会心理学) 、法学(医学法学) 、人际沟通原理等理论体系中涉及人主体和人际关系的理论所组成;二是医患沟通学基本原理;三是医患沟通学的分科(类) 原则和方法及经验等。具体立意是:
3. 1 构建模式,逐步完善
        医患沟通学尝试构建的模式是:“融合多科理论—→医患共同实践—→人文医学理论—→人文医学实践”,“医患沟通”应是符合医患双方根本利益的正确选择,无数事实已说明这是社会发展的客观规律。但是,毫无疑问,医患沟通学是幼稚、粗浅的,她十分需要医患双方特别是医学教育工作者、医务和卫生人员在工作实践中不断研究、探索并丰富她。
3. 2 以人为本,医患一体
        医患沟通学首先把“人”作为出发点和归宿,较全面地剖析了人的本质、人的价值、需要及特征,特别是在市场经济条件下的一系列的复杂表现。深刻分析了因经济转轨和社会转型的原因而产生的医患人际矛盾。强调了医者尤其要全面认知“自我→医患一体→人”的新理念,提出了“以人为本”为医患沟通学的基石性观念,医患沟通学通篇都将“爱护人、救助人、服务人、尊重人、关心人、理解人”作为一条贯穿学科的主线,旨在使医者确立“人至上”的观念,改变医者根深蒂固“病至上”的思维方式。
3. 3 多科汇通,医文融合
        医患沟通学没有单纯从医者的视角和利益出发来探索问题,而是力图站在历史发展的高度,同时从政治、经济、人性、伦理、法律、医学、心理、社会等多学科的视角,实事求是的科学分析众多复杂的现象与关系,提出了一个解决医患矛盾的路径———医患沟通。同时也把医学人文教育聚焦到医患沟通,跨学科综合性的探究如何进行医患沟通,如何构建共享利益、共同发展的新型医患关系。
3. 4 理论深入,经验浅出
        新学科需要理论支撑。医患沟通学将哲学、经济学、伦理学、心理学、法学、社会学及管理学等社会人文学科原理加以有针对性的诠释。对市场经济下的人、医学的目的、医学模式、医患关系、医患沟通、医院宗旨等进行了较为深入的论述,并提出一些具有时代特征的观点与思想。
        理论贵在应用。在理论阐述的基础上,医患沟通学把理论与临床实践相结合,尊重临床医学的客观规律,以疾病的类别为主线,分别总结提炼各科医患沟通的经验为规律性认识,并以案例分析的形式将这些宝贵的经验直观的展现出来。同时,对近年来许多医疗机构在医院管理上实践探索的医患沟通的制度与方法,医患沟通学也将其总结为规律,并留下了进一步探索的空间。

下一页
本文共 2 页,第  [1]  [2]  页

 
 
|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医患沟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