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繁体中文 站内地图
|
|
|
|
|
|
|
|
|
 
 
E-MAIL:
y-h707@live.cn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医学人文 > 评述短文 > 浏览正文
医患关系的人文透视
作者:佚名    来源:ss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9年06月16 【字体: 】 
 作者:王开岭 日期:2009-5-29
  患病,乃一种特殊境遇。无论肉体、意志和灵魂,皆一改常态而坠入一种长近尊前、紊乱、虚弱、消耗极大的低迷状态。一个生病的人,心理体积会缩小,会变异,会生出很多尖锐细碎的东西,像老人那样警觉多疑,像婴儿那样容易自伤……他对身体失去了昔日那种亲密无间的熨帖和温馨的感觉,俨然侵入了异质。一个人的肉体被劈做了两半——污染的和清洁的,有毒的和安全的,忠实的与背叛的……他和自己的敌人睡在一起,俨然一个分裂的国家。
  求医,正是冲此“统一大业”而来。
  患者的弱势地位一开始即注定了。他扮演的是一个被动的羔羊角色,对自身近乎无知,束手无策,被肉体的秘密蒙在鼓里——而底细和真相却攥在别人手中。身体的“过失”使之像所有得咎者那样陷入欲罢不能的自卑与焦虑,其意志和力量天然地被削弱了,连人格都被贬低了。他敬畏地看着那些白衣人——除了尊重与虔诚,还混合着类似巴结、讨好、恭维、攀附等意味。他变了,变得认不出自己,唯唯诺诺、凄凄惨惨,对白衣人的每道指令、每一抹表情都奉若神明。那是些多有力量的人啊,与自个儿完全不同,他们代表医学操控着生命的议程和密码。
  对于患者的种种弱势表现,白衣人是习以为常、漠然受之,还是引为不安、不敢怠慢?在一名优秀的白衣人那里,患者首先应被视做一个“合格”的生命,而非一个被贬低了的客体。一名有良知的医生,他一定会意识到:再去贬低一个已经贬低了自己的人,于心于职都是有罪的。同时,他也一定能领悟:正是在患者这种可怜兮兮的表象下,却潜伏着一股惊人力量——一股让人难以抗拒的莫大的道义希冀和神圣诉求,它是如此震撼人心并亟须回报,容不得犹豫和躲闪,您必须照单领受并倾力以赴,方能不辜负之。不知现代医学教程中有无关于“弱势”心理的,我以为它是珍贵而必需的,每个白衣人都应熟悉并思考如何善待它。
  “弱势”在良知一方总能激起高尚的屿和超量的回报。但在另一类那里,情势就不妙了——
  走进挂着门诊牌号的格子,随时可见这样的两们“交谈者”:一方正努力陈述痉,显露出求助的不安,同时不忘送上恭维;另一方则满脸冷漠,皱着眉头,一副轻描淡写、厌倦不耐的样子……这真是一种奇怪的“接见”,如贵族之于乞丐,官宦之于芥民。更要命的是很多时候,这关涉“生死大计”的接见维持不了几分钟便草草收场了,更像是打个照面。若患者对轻易挥就的那张小纸片不放心,还巴望着多磨蹭会儿,白衣人便道:“先试试看再说……”其实,这话大有“深意”,也就是说,此次诊断只是个学习,乃实验性的,他已提前透支了一项权力——一次允许犯错误的机会。
  细想一下那些粗鲁的医疗行为,若稍加警觉,许多细节皆令人不寒而栗。
  一名正实习或上岗伊始的医生常有这样的体会:当病人径直朝自己走来——一点也不嫌弃自己年轻,在冷冷清清的案前坐下时,他的内心会激起多么大的亢奋和感动呀,他定会比前辈们表现出更大的热忱与细致,会倾其所有、使尽浑身解数以答谢这位可敬的病人……踞的是,随着光阴的流逝,随着日复一日的积习,这份珍贵的精神印象便和其他青春记忆一起,在其脑海中褪色了……
 
  在和平年代,医院已成为接纳死亡最多的场所,也成了唯一能使死亡“合法化”“职业化”“技术化”的特权领地。
  作为一名严格意义上的白衣人,一位怀有浓厚的人道主义和生命关怀的施治者,无论如何,都不能将死亡视为“合理”——这是与医学的最高境界和使命背道而驰的。
  自诞生之日起,医学即注定了其性质只能是“生命盾牌”而绝非任何形式的“死亡掩体”。它是以“拒绝死亡”为终极目标的,这也是其最高的美学准则和首先律令。“必须救活他”——假如医生在这一誓言前让步了、畏缩了,那他自身的价值尺度和尊严即遭到了损害,即等于自己侮辱了自己。
  美国医学家刘易斯.托马斯在他的书中回忆了一桩令他终生难忘的事:
  一位年轻的实习大夫,在目睹自己的一名患者死去时,竟失声痛哭。作者尤其指出,那死并非“事故”所致,也就是说,按通常的理解,医方并无过失。可一个并无过失之人何以伤心到“必须哭泣”的地步呢?
  意义即在此,境界即在此,信仰即在此。
  我想,那一刻,促使年轻人流泪的除了悲悯之外,琮有另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即一个他难以接受的事实:医学之无能!医学对一个生命的辜负和遗弃!他见证了这一幕,他感到震惊,感到害怕,感到疼痛,感到悲愤,感到了内心的“罪感”……
  习惯死亡是可怕的。倘若连一颗心的预售——这样巨大的事实都唤不起情感的颤动,这说明什么呢?麻木与迟钝岂不是比昏迷更可怕的植物心态?在所有的医疗事故中,同情心的死亡乃最恐怖的一种。
  让我们与托马斯一道,向这珍贵的哭泣致敬!它是一位年轻人献给这世界最干净的礼物:痛苦和自责的勇气。
  做一名白衣人对世界意味着什么?
  每个人都可能在某个忧郁的日子里来见您。他走了那么远的路,忍受了那么错误的前列,打听了那么多门牌号码,费尽,终于站在了您 ——一个有力量的人面前。他强打精神,满怀期待,坝上感激,指着自己的以及、胸口或某个沉重的部位:这儿,这儿……
  他选中了您,也就把身体的支配权给了您,亦把巨大的荣誉和依赖给了您,仰仗您能挽救他,留住未来的时日和幸福。总之,他是怀着朝对圣的心情来见您的,无论一个平素多么轩昂和自恃有力的人,此时,其眸子深处都跳跃着颤动的火苗:请救救我……
  可是,尊敬的白衣人,您准备好了吗?
     ------------------------
  王开岭:男,1969年生,山东人。著有思想随笔集和文学评论集《激动的舌头》《黑暗中的锐角》《有毒的情人》《跟随勇敢的心》《精神自治》等五部。曾从教多年。现居北京,任央视新闻评论部《社会记录》栏目指导。
 
 
|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医患沟通网